分犀菌

键盘上的死鱼

【安艾】九重钉

本文作者为老霜,现已退坑销号。我是被委托代发补档的亲友。


01.

玳瑁老街的拆迁令是暮春时候发布的。

早就有好些人搬离,都是年轻人。政府给的安置费够足,其他人也陆陆续续走掉。最后只剩住在8号1-5的老者,小汀的油画老师,安迷修。

大学生活很清闲,小汀坐巴士绕海滨公路去看望他只要半钟头。但不能去早了,只要天气不坏,老人天不亮就去赶海。除了叮嘱他注意安全,小汀还要劝他赶在施工队暴力拆迁前搬家。

谢谢,但还不是时候。安迷修摇头婉拒,又不给一个具体解释。

今天小汀来得巧,和他在马路路口碰见。她兴冲冲拿过提桶,清点海水与退潮的馈赠:两只黄鲷,三条石九公,还有一只四两重的大青蟹。

清......

2022-11-21

苍白火焰

我在小队时期,曾参加一场葬礼。一场典型的拉特兰式葬礼,笑容,吵闹,爆炸声。灵枢周围是来者献上的鲜花。莫斯提马拿起一块戚风蛋糕,吐槽口感不绵密,菲亚梅塔回怼,却发现大家都不说话了。她看到一瞬间,所有萨科塔的表情都凝重悲戚。我看在眼里,拍拍菲亚梅塔肩膀,她会意:大家共感到了逝者亲属的悲伤。

菲亚沉默,迷茫中略有悲戚神色。在场黎博利和她差不多。黎博利们有些错愕突如其来的伤感氛围,局促不安。我看在眼里。共感,多棒的东西,祂将萨科塔连接。在共感面前,异族人的悲伤程度自然无法作比。

拉特兰处处大同,拉特兰又处处有不同。

夜里我沉入梦中,看到那座小教堂,远不如圣城的大教堂宏伟辉煌,可我曾在那里度过......

2022-11-18

接点12月~2月的慢稿。

啥都写,如果有想看题材的样稿可以私信我要,私稿30-35/k字,可以限定篇幅,只多不少,超出算我的。

私信敲我就可以,看到了会第一时间回复,很好说话不吃人(吧唧嘴)

2022-11-12

【四狸】我曾四十四次见到你

我第四次见到你,在寂寥无人的原野里。你伸出手,说要带我逃离。

你钻出灌木丛,夸张的魔女帽檐挂了几片叶子。我伸手摘下它们,包在掌心里。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转而兴奋地对我说,要和我一起离开这里。

来自信使之神所庇佑国度的你,向我讲述你的故乡和过去。你和我说起那瑰红晚霞,多么绚丽,连老人的皱纹也能被染淡,比爱情还要美。你说你就住在晨曦与黑夜的交界处,每天与翠鸟和鹿相伴。你开辟了一块菜地,在边沿放上盐砖。有头红鹿每晚来到那里,你最爱抚摸她温暖沉默的背颈。

那座红砖小屋是你的,你说。在春天,你去湖边野营,钓鱼,四处寻找魔药图鉴上不常见的种类。夏天和秋天,小屋的每一个角落都印下你的足迹。冬天,你缩在......

2022-11-10

【四狸】无名蒙太奇

第六集看完我的心已经凉了,可打字的时候还会流下热的眼泪,这是为什么呢。

听着《等一个等不到的人》写的,情报哥太会预告了,我哭死

还是打了伊狸tag,在我看来四号也值得享有伊兰这个名字。


他已经听到了机器运转的嗡鸣。禁锢住手腕脚踝的金属环随之振动,让他本来已经麻木的皮肤恢复一丝触觉。

看来温斯顿还是没能替他争取到多活一会的机会。他不禁闭上眼,嘴角扬起一丝带有遗憾的弧度——他还是太贪心,明明早该猜到的,却还是答应了苏莱塔·墨丘利的约会邀请。他无法拒绝那个总是露出拘谨害羞的笑容,但却敢直接来佩尔宿舍找自己要说法的女孩子,就像无法回避自己尚未完全冷却的心。

机器开始传来些微......

2022-11-07

【绿狸】雪原

这周忙死了,不过总算还是赶在大河内用第六集背刺我之前写完了这篇

有猜想的设定,主伊兰视角


——你有想象过那种场景吗?


孤身一人在雪原里彷徨,周围空无一物,心中也空无一物。刚开始还觉得冷,但等能感受到的严寒和刺痛都消失后,就好像已经被这片死寂同化。比起身体的疼痛,心灵更加煎熬。为什么要忍受这种痛苦,为什么只有自己要经受这种磨难,这些问题通通没有答案。只能在雪原上不停地行走,乃至匍匐前行。


在目前为止的人生中,他一直活在这种噩梦里。


一、


那是已经在记忆中模糊的久远场景。


映入眼帘的第一样事物,是自己湿漉漉的手。他刚从培养罐中被放出,还在努力适应灌入胸......

2022-11-05

說不定伊蘭在成長過程中是逐漸發展自己和普通人不一樣,是個“怪物”的。

像是一次訓練過後返回休息的房間時,遇到了公司裡的工作人員,手裡提著蛋糕。他問對方這是要幹什麼,得到的回答是“要給自己的孩子慶祝生日”。

生日是什麼,親情是什麼,通通不明白。世界在那一刻崩塌。

2022-10-31

好吧,出本计划无限期延后,这个几把本谁爱出谁出,我还不想蹲🍊

2022-09-23
1 / 8

© 分犀菌 | Powered by LOFTER